过年了,邻居送我的蟹爪兰开了

过年了,我客厅里的蟹爪兰开了。一朵朵水红水红的,花冠低垂着,花瓣反卷,像一个个倒挂的小喇叭,又像一只只粉红的蝴蝶,娇艳欲滴,惹人喜爱。

还有那一个个含苞欲放的花蕾,像一个个小小的莲苞,却又不像莲苞那样直挺向上,而是含蓄地低垂,令人心生爱怜……

蟹爪兰有茎无叶,但却是满枝的婆娑。因为,它的茎不像其他植物那样,又圆又硬又直,而是软软地异变成了柄状,每一柄茎有好几节,每节扁扁的,边上不知是谁刻一了一个个的小锯齿,看起来像极了螃蟹的脚,我想,这大概也是“蟹爪”的由来吧!

有客人来时,都说我这棵蟹爪兰真高级,高级在什么地方,这棵蟹爪兰不是“原装”匍匐在花分盆里,而是中间有一根粗壮的干支撑着,这才使它的“兰花”低垂的那么自然,那么舒展——这棵蟹爪兰是嫁接在仙人柱上的,也就是说,我这棵蟹爪兰是有茎的,是与众不同的。

蟹爪兰嫁接可是一个技术活,很少有人能掌握。客人都夸我会养花,我说,我真是愧不敢当啊!我是一个花痴——爱花,但却又是一个花盲,对养花是十窍通九窍——一窍不通。但多亏有一个养花的邻居,邻居爱花,养花,像水仙、长寿花之类,他总是养很多盆。每天下班后,就蹲在花间,浇水、施肥,捉虫,剪枝……他在花间的时候,经常还喃喃自语,向花诉说着什么,在他看来,每一棵花都是有灵性的,能与他进行快乐对话……

你还别说,这些花仿佛真有灵性,只要他一下班,一院子的花枝就开始颤动,仿佛在快乐跳舞……

邻居爱花,养花,但却花不独享,到了过年的时候,就把花分给我们——他说,花就是给人看的。花的美丽不是自己开出的,是人看出来的,花为悦已者开,圈在屋里,没人看,花会伤心的。

这让我想起季羡林先生的一篇美文《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》,

季先生说,“爱美大概也算是人的天性吧。宇宙间美的东西很多,花在其中占重要的地位。”

“四五十年前我在德国留学的时候,曾多次对德国人爱花之真切感到吃惊。家家户户都在养花。他们的花不像在中国那样,养在屋子里,他们是把花都栽种在临街窗户的外面。花朵都朝外开,在屋子里只能看到花的脊梁。我曾问过我的女房东:你这样养花是给别人看的吧!她莞(wǎn)尔一笑,说:‘正是这样!’

正是这样,也确实不错。走过任何一条街,抬头向上看,家家户户的窗子前都是花团锦簇、姹(chà)紫嫣(yān)红。许多窗子连接在一起,汇成了一个花的海洋,让我们看的人如入山阴道上,应接不暇。每一家都是这样,在屋子里的时候,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;走在街上的时候,自己又看别人的花。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。我觉得这一种境界是颇耐人寻味的。“

现在我爱花的邻居,境界更胜一筹,不仅夏天的时候把花放在窗户上让别人看,到了过年的时候,还把自己养的花分享给邻居……

我把邻居送的花放在客厅里,客厅就灿烂、亮丽了许多,年味里也多了几多的花香,更有几多的温情。

感谢花,感谢养花、赠花的邻居,感谢一切乐于分享鲜花、分享快乐、分享幸福的人!在这春节到来之际,祝我的邻居和家欢乐,幸福吉祥!祝天下所有赠人鲜花的好人,新年福旺、财旺、运气旺,事事顺发,万事如意!